第180章 要他进贡?先替他把外债还了-世子独-乡村欲爱笔趣阁网
世子独

第180章 要他进贡?先替他把外债还了

    第180章要他进贡?先替他把外债还了

    萧云锦上前一步,“若我硬要带着他一起呢?”

    她今日并非一人入宫,而是跟着晋王和晋王妃一起。此时她下了马车,晋王和晋王妃自然也跟着下了马车。

    两名侍卫看一眼晋王和晋王妃,显得有些为难。

    “两位可是弄错了?这璟世子可是有爵位之人,怎么可能不能入宫?可是犯了什么过错,不得入宫?还请两位进去传个话,将事情弄明白仔细些。”萧诀说道。

    两名侍卫对望一眼,此事也无法定夺。这原本就是一件难办的差事,只能请示上面了。

    不多时,刚刚离去的那名侍卫回来,将晋王府和夜非白等人放行。

    一行人顺利进入皇宫之内,由软轿抬着进入宫中宴会的所在的宫殿。席位按照爵位高低和尊卑,依次排开。

    只见席位上合用全套粉彩万寿餐具,配以银器,富贵华丽,用餐环境古雅庄重,上面已经摆放好酒水和水果。席间有名师奏古乐伴宴,古典优美。

    萧云锦的席位与欧阳俊华的席位挨着,而被人在宫门前拦下的夜非白,席位竟然被安排到了末流。夜非白可是有爵位的世子,怎么可以被安排到末流呢?

    她看着十分不爽,正要起身去将夜非白拽来与她同席,却见夜非白朝她微微摇了摇头,她看他一眼,气闷的扭头,在座位上坐下。

    夜非白竟然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用意,她姑且等着就是了。

    挨着萧云锦入席的除了右手边的欧阳俊华,还有一位她从未见过的郡主,萧柔。这萧柔一直安静的坐在一旁,看见萧云锦看过来,似有所感,转头朝她轻轻一笑,美目流转,柔若春风,确实当得上一个柔字。

    “皇上驾到”

    “太后娘娘驾到”

    随着两声高喝声,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往席位中间的空地而去,并且排列整齐,朝上面走出来的皇上和太后行三跪九叩之礼。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众人高呼行礼,最后还有一连串对太后的祝贺之词。萧云锦觉得,大家能喊得如此整齐有致,可见之前都有商讨过的。她这个滥竽充数的,跟着张张嘴就行。

    “众爱卿免礼平身。”萧昊天满面笑容的朝地下大臣说道。

    众人这才从地上起身,并且纷纷有序的回到各自的位置之上。随着萧昊天身边的太监总管一声高喝,众人开始纷纷上前献礼。

    当然,不是所有人的礼物都要当场献出,不过是挑选一二位熟面孔,过过场面就好。当先被点名的,就是燕王萧慎。

    只听程贺将燕王府的礼单念了出来,萧慎和燕王妃李玲送了一副百子千孙图,出自名家,太后看着很是喜欢,萧明月则送了一副自己亲手绣的寿字,上面镶刻了不少珍珠,其中还有一颗较大的夜明珠,这幅寿字图,到了夜间还会发光。

    “好,好。”太后今日特别开心,笑得一派端庄慈祥。

    萧云锦坐在下面,偷偷的看了太后一样,表示无甚好感。皇帝和太后针对晋王府一事已经做得如此明显,她若对她有好感,那还真是见鬼了。

    紧接着是楚王府。萧云锦这是第一次见到楚王萧骆和楚王妃,不免一一看了,留个印象。

    再接着便是晋王府献礼。萧诀和季姝献出的是两柄通体莹润的玉如意,萧云锦的自然是一尊白玉观音像。

    “哀家听闻,西北在晋王的治理之下已经成为商贸繁荣之地。晋王近年来在西北的税收都可以达到国库的一半不知可否属实?”比起前面两位王爷的点头说好,笑着让燕王和楚王回到座位上,对于晋王,太后桑木格似乎特别喜欢,要留下来叙话。

    只是,这话里的意思,怎么听都有点猜忌的味道。

    “母后过誉,不过是儿臣应尽之责。至于税收达到国库一半之说,确乃无稽之谈。”萧诀恭敬有礼的回答道。

    “哦?”桑木格微微挑眉,唇角的微笑还在,萧云锦却怎么看都不觉得慈祥,反而有种要被算计的感觉。

    果然,下一瞬,只听她说道,“先皇怜你的封地不够肥沃,特准你无需年年进贡。但这些年,西北在你的治理下已有好转。不仅如此,连之前种不出来的东西,你们西北也能种出来,并且产量颇丰。”

    说道此处,她略微一顿,看一眼身边的皇帝萧昊天,再继续说道,“最近几年,天灾从未断过。国库送出去的银子比收回来的还要多,你竟然身为大盛亲王,理应为大盛出一分力。哀家看这样好了,别的亲王每年需要进贡白银和粮食是总税收的三成,你进贡两成即可。”

    她十分深明大义的说道,却从未想过萧诀刚到封地之时,朝廷从未资助过半分银子,萧诀不仅要守住西北边防线,还要养活晋王府一大家子人和西北百姓,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

    眼下西北的日子过得好了,她就想要分一杯羹,一开口还是两成?

    就拿楚王来说,他的封地在朗州,物产丰富,又靠近沿海,刚刚去就能捞到大把银子。每年进贡给朝廷的三成,也不过是牙缝中挤出的一点肉沫。

    但西北不同,萧诀刚刚到西北之时,晋王府所有的财产都花在了西北上,甚至还欠了不少银子,这几年刚刚有了起色,自然要先将之前欠的银子加上利息还上,若再给朝廷进贡两成银粮,晋王府岂不是又重新变回了刚刚到达西北时候的穷光蛋。

    说起天灾,西北的天灾也有,怎么不见朝廷拨款赈灾?

    萧云锦越想越气氛,正想要出头说上一两句,却被季姝伸手拉了回来。眼神示意她稍安勿躁。

    “母后这话说得在理。只是,儿臣的封地原本就是贫瘠之地,儿臣刚刚到达之时,举步维艰,欠下不少外债。母后竟然要儿臣开始进贡,这些外债可否劳烦朝廷先出资,替儿臣先还上?”萧诀一脸严肃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