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祸水东引!-世子独-乡村欲爱笔趣阁网
世子独

第223章 祸水东引!

    第223章祸水东引!

    如此一来,殿内不少人脑子清醒了不少,那些被宫女们按在地上解火又不得的太监们纷纷从地上爬了起来,“皇上、皇上饶命!”

    几个死囚这才清醒过来,来人还是皇上,那这里是

    不过,他们原本就说要死的人,临死之前还能搞上皇帝的老婆或者老娘,都是一件十分值得炫耀的事了。

    几个死囚玩得十分开心,将身上吓得不敢乱动的宫女抱紧了几分,好凑上去亲了一口,露出满口的黄牙,口齿不清的说道,“皇上,要不要一起?”

    萧昊天心中一股戾气升起,忽然很想毁了这座皇宫里面所有的人。全部杀死,一个不留。如此一来,便没有知道他母后宫中发生的丑事。

    “来人,将这些人全部斩杀。万马践踏,尸骨不留。”萧昊天冷声下令。

    萧昊天的身边,除了羽衣卫,还有一支十分隐秘的暗卫,这支队伍是隐在暗处,保卫他安全用的。只要他出声,便会有人出现。

    李珍毕竟身为皇后多年,后宫的龌蹉事,她见得不少,不过这一次见的却是皇帝亲生母亲的事,所以她才被惊吓到了。

    但此时,她却冷静下来。她不能慌,她若慌了,她和萧明月或许都完了!

    大殿里面的人很快被萧昊天的暗卫清理干净,只遗落了一地散乱的衣衫和满屋子男女交又欠后的气息。萧昊天踏步走到那一堆衣服前,用手中的刀扒拉开,那件衣衫确实是太后的。

    “可有看见太后?”萧昊天冷声问道。

    他的暗卫现身,恭敬的回答道,“不曾。不过,宫殿里有一处纱帘被人截了去,或许太后是被什么人给带走了。”

    闻言,萧昊天的目光冷了又冷,阴沉得不能再阴沉,“将御林军首领唤来。”

    “是。”暗卫退下。

    萧昊天没有在宫殿之中多呆,转身出就往外面走。大殿外面,还有一群人守在那里,他此时出去,要给他们一个说辞,将这件事给圆过去。

    只是,母后那么聪明的人,会被何人给算计了?又是被何人给掠走了?

    “皇上,臣妾听闻,晋王府的云锦郡主自入宫后便住在母后这里。此时,如何不见她?”李珍这招祸水东引用得正是时候。

    她此言一出,萧昊天的脚步顿时一顿,回头冷漠凝了李珍一瞬。

    “说起来陈贵人妹妹那件事若非云锦郡主查出小德子并非阉割之人,臣妾也不会怀疑上陈贵人妹妹,并且将她关押起来。”李珍顶着萧昊天冰冷的目光,继续说道。

    “以皇后之见,这件事是萧云锦做下的?”萧昊天冷声问道。

    李珍微微一愣,不太明白皇上这话里面的意思,这种时候,他不是应该顺着她的话,将晋王府给记恨上吗?怎么还多次一问?

    “臣妾不敢。臣妾只是觉得她竟然住在太后宫中,恐怕不能幸免若是如此,皇上、皇上要如何向晋王府交差?”李珍说道。

    这萧云锦若是跟着章惠宫一起倒霉便好,若是她独善其身,她非要将这件事引到她头上去不可。不然,明月和她可就惨了。

    “哼!”萧昊天冷哼一声,朝空气中说道,“去查一查云锦郡主此时在何处?”

    “是。”空气中有一人回答道。

    萧昊天冷着一张脸出现在宫殿之外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而他正要寻找的萧云锦此时正和凌蕊一起往这边走了过来。

    “太德妃娘娘,您怎么过来了?”萧昊天对这位太德妃还算有礼,毕竟是大儒世家出声的皇贵妃,他对她还有几分尊敬,毕竟有些时候,那些大儒还是有几分用处的。

    凌蕊扫一眼下面黑压压的一众人,这才回眸看向萧昊天,说道,“本宫听皇后宫中的人说这里出了事,这才匆匆赶来此处看看。”

    她见萧昊天面色有些不太好,立即担忧的补充一句,“可真是出了什么大事?”

    萧昊天扫一眼凌蕊身边跟来的萧云锦和萧柔二人,出声说道,“母后宫中进了刺客,全宫的人都被杀了,至于母后”

    他微微蹙眉,十分严肃的说道,“母后失踪”

    此话一出,殿前站着的人都是一怔,刚刚里面还叫唤得厉害,之后便一片安静,可见皇帝在面做了什么事,将那些人都偷偷处置了。至于太后失踪一事,可真可假

    众人面面相觑,见萧昊天看过来,纷纷低垂下眼睑降低存在感。

    “朕听皇后提起,云锦郡主进宫之后一直住在太后的章惠宫中,怎么此时却与太德妃娘娘一起过来了?”萧昊天转头,朝萧云锦问道。

    萧云锦恭敬的朝萧昊天施礼,“回皇上的话,云锦自前日夜里开始便一直留在章惠宫的佛堂之中抄写经书。无双嬷嬷说,只要云锦将经书抄写完了,就可以出宫。所以,云锦抄写得十分用心。因经书泛黄,一些地方看得并不清楚,今日晚饭过后,云锦原本是想要去找太后请教一二的。不过,寻思着太后有头疼之症”

    “云锦怕打扰到太后休息,这才往常德殿走了一趟。幸得太德妃娘娘并未就寝,且愿意替云锦讲解一二,所以云锦这一夜都留在太德妃娘娘处抄写经书。”萧云锦回答得十分周详。

    萧昊天闻言,将目光移向凌蕊,似乎在询问,萧云锦说的话是真的吗?

    “云锦郡主她确实自晚饭过后就一直留在常德宫中。不知皇上,为何如此一问?难道是怀疑此事与云锦有关?”凌蕊问得十分犀利,不待萧昊天回答,她又说道,“云锦她一介弱女子,如何能以一人之力,杀了太后宫中所有人”

    “更何况,太后还失踪了。难道皇上还要怀疑,云锦郡主将太后藏在本宫的常德殿中不成?”凌蕊冷着一张脸,说道。

    萧昊天闻言,立即出声说道,“朕就这么一问,并没有其他意思,太德妃娘娘要多想。”

    “如此甚好。”凌蕊将身上的气势稍微收了收,然后开口说道,“宫中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几位郡主留在宫中也帮不上什么忙,不如都遣送回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