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杀人工具-世子独-乡村欲爱笔趣阁网
世子独

第24章 杀人工具

    第24章杀人工具

    萧云锦虽然被封住了内劲,但功夫还是有的,只要不是绝世高手,加上她的百宝袋,她还是能够顺利逃走的。

    只见她迅速反应过来,朝楼梯见跑去,顺着扶手一路下滑到了大厅之中。

    “发生什么事?”住在楼下的店小二听见声音,点了油灯出来察看。

    “回去,不要出来!”萧云锦当即大喝一声,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当即恼人的想要狠狠地揍夜非白一顿。

    她只得用力将店小二推进了房间之中,并且脚下一用力,将店小二因为惊吓而落下的油灯,一脚踢到角落里。

    忽明忽暗的灯光,顿时让漆黑一片的大厅能够视物。

    店小二被萧云锦推进房间之时,就看见两个蒙着脸的男人拿着明晃晃的剑朝萧云锦刺来,当即吓懵了过去,被萧云锦推进房间后,便再未发出声音。

    “该死的!”萧云锦张了张嘴,因为着急,总是忘记自己被点了哑穴的事情。她没有想到,被踢出去的油灯,竟然没有灭,这对她,相当的不利。

    两个蒙面男人已经逼近萧云锦眼前,只见她伸手入百宝袋内,掏出一把东西来,往前一撒,一阵白雾出现在空气之中。

    “有毒!”

    二人一愣,没有料到眼前这个相貌平平的女子竟然会这一手,当即伸手捂住了口鼻,往后退了一步。

    萧云锦乘此机会,快速的逃离开死角,往客栈门口逃去。她勘察过客栈的地形,知道马房在哪儿,只要能顺利牵走一匹马,她就能离开。

    二人立即追了过去,想要拦住萧云锦离开,却只觉眼前一花,再也无法看清眼前的景物。

    “扔暗器!”其中一人停下动作,喊道。

    另外一人立即自怀中掏出几枚飞镖朝客栈门口的方向丢了过去。二人都是习武之人,又是杀手,虽然眼睛无法视物,但听觉却十分的敏锐。

    然而,萧云锦却身法极快的连连躲开几枚飞镖,准确无误的打开了客栈的房门,一溜烟跑了出去。

    “追!”

    萧云锦逃了出去,当即在隐蔽处躲好,将手中捡到的几颗石子,往街道的方向打去,发出声响,二人只在客栈门口停顿一瞬,便跟着声音追了出去。

    见二人上当,萧云锦心中高兴,唇角上扬,露出一抹笑来。

    很快,她出马房。

    但是,有人却比她先一步来到这里。

    只见前方黑衣人将夜非白围在中间群殴,却怎么都无法进他身边。只见夜非白手中一根银色的丝线收缩自如,但凡想要靠近他的黑衣人,必定被他手中的丝线所伤。

    “哈哈哈!世子爷的内力真是丰厚,如果不是受了伤,那双腿又碍事。我们今晚,只怕都要死在世子爷的手里了!只是,世子爷也是人!再深厚的内力,也有力不从心的时候!”黑衣人中,一位带着面具的男子拿着一把巨大的剑,朝夜非白攻了过去。

    夜非白双腿不便行走,原本就是靠着内力,强行让自己站立起来,每挪动一步,他都得消耗自己不少内力和忍受钻心的疼痛。更何况,此时他身上还中着萧云锦的软骨,内力消耗起来,是平日的好几倍。

    在这样下去,不等对方将他杀死,他自己都会油尽灯枯而死。

    带着面具的男子武功不低,手中的剑又大又厚,可见对方是个力量型的对手。几击下来,夜非白额头上已经冒出不少细汗,前胸处的伤口裂开,鲜血染红了他胸前的衣裳。

    加上其他黑衣人的辅助攻击,夜非白的后背上又留下不少新的伤口,每一刀都深可见骨。

    萧云锦在一旁看得触目惊心,到底有多大的仇恨,这些黑衣人非要置夜非白于死地不可?

    而且,夜非白不是世子吗?

    前世,她救了不该救的人,反而被其害死。那个人,原本就是一条毒蛇,她明明知道这一切,却因为医者仁心,出于医生的职业道德,她还是救了!但是,夜非白是毒蛇吗?

    萧云锦躲在暗处,看着夜非白被黑衣人包围,即便满身是伤,却不屈不饶,宁愿站着死,也无法跪着生的那份傲骨,让她动容。

    从头到尾,不管他受了多重的伤,他都不曾吭过一声,但他却未放弃反击放弃活下去!

    一个有着傲骨的人,即便不算好人,应该也不是十恶不赦之人。这个世界,原本就是强者为尊的世界,与她前世生活的世界,是不同的。

    她晋王的女儿,有些事,她懂!

    “主子!”

    “子墨!”

    席春和青君赶来,看见夜非白身上所受的伤,纷纷惊呼出声,立即加入战斗,减轻夜非白的负担。

    “青君!她人呢?”然而,这种时候,夜非白问出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她。

    萧云锦一怔,有些懵圈,这个她,不会是指她吧?

    “主子,你都受伤了!还管她作何?”看着夜非白满身的鲜血和伤痕,他很着急,也很生气,出口的话有点冲。

    一个不相干的女子,凭什么得到他家主子一而再的关注?

    “说!”夜非白狠狠的一掌击退胸前一人的攻击,冷眼看向青君。

    “她早就逃走了!”说道这里,青君就觉得气愤。那个忘恩负义的女人,竟然自己丢下主子早就逃了。亏得主子还担心她的安慰,她却

    闻言,夜非白似乎松了口气,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这样。但是,知道她安全离开,他很放心。

    再打起来,夜非白似乎更加能放开手脚了,似乎此时,他已经不是他,而是一件杀人的工具。不知道疼痛,没有感情,亦没有疼感,只有不停的杀人,再杀人

    然后,他才能活下去!

    活下去!

    他只是想要活下去而已,为何也这般艰难!从小到大,这种刺杀,犹如家常便饭,他早已厌倦,甚至恨不得他真的就在这样的刺杀中死去。

    但是,他不能!因为,他的命,不是他的,而是那个人的。他要替那个人,活下去!活得比宫里那位还要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