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可有证据?-世子独-乡村欲爱笔趣阁网
世子独

第275章 可有证据?

    第275章 可有证据?

    倪晓天每次喝醉酒都会耍酒疯,这一次因为好友出嫁了,今后要分别很长一段时间,她很伤心……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她心里最真实的感受和想法。

    晋王府里的每一个人都舍不得萧云锦,但他们不会像倪晓天这样醉酒,然后放肆的发泄出来。

    分离是必然的,但也是短暂的。竟然只是暂时的分离,又为何要把分离弄得这么伤感?

    萧云锦嫁人,这是喜事。晋王府要离开京城,这也是喜事。所以,没有什么可伤心的。倪晓天喝醉了,说的话不走心,未免她的话让萧云锦觉得负担,萧诺言直接将倪晓天抱走带回房间,并吩咐仆人好好照顾她。

    “夜非白,本郡王和你喝一杯。”萧季风一直看夜非白不爽,今日分别在即,他想要整蛊一番夜非白的事始终没有如愿,却不得不对他一番交代。

    “本郡王的妹妹就交给你了。若是你敢让她受了什么委屈,本郡王第一个饶不了你。”他威胁道。

    夜非白手持酒杯与萧季风碰杯,“她是本世子的世子妃,本世子又怎会让她受了委屈?本世子不会,别人更加没有这个机会,郡王你放心。”

    萧季风端着酒杯看夜非白一眼,“你的话我可记住了,若是有一天,你欺负了本郡王的妹妹,就等着吃本郡王的拳头吧!”

    “永远不会有这么一天。”夜非白将酒杯放在唇边,一饮而尽。

    萧季风见状,也见杯子里面的酒喝尽。这是两个男人之间的承诺。

    萧诀和季姝在一旁默默的看着,该说的话在萧云锦和夜非白入府之时都说了。剩下的,都是不舍。

    这一顿饭吃得很尽兴,却也夹杂着浓浓的别离情绪。原本萧云锦打算在王府住上一晚,好好与季姝说说话,却被季姝给赶回了摄政王府。就连明日晋王一家要离开京城,季姝都言明不要萧云锦来送,免得徒增伤感。

    夜非白和萧云锦乘坐着摄政王王府的马车回府,一路上萧云锦的话很少,撩开马车的帘子,看着外面不断后移的街景不说话。

    “小白,你喜欢这里吗?”萧云锦放下车帘,忽然回头看向夜非白问道。

    夜非白他虽然在京城生活了十九年,但却甚少出府,偶尔出府,也是不得不远行,去与秦诩相会。所以,对于京城,他谈不上喜欢。但他的父母曾经在这里生活过,总觉得他留在这儿,便能感受到他父母曾经的感受,或者曾经走过的地方……这是他臆想出来的圆满。

    “这是我出生的地方,谈不上喜欢或者不喜欢,却可以给我归属感。”夜非白伸手抚了抚萧云锦有些凌乱的青丝,说道。

    萧云锦任由夜非白替她整理头发,眨了眨眼,若认真论起来,她也是在这里出生的。但她对这里却没有丝毫的归属感……

    因为,有家人的地方,才是家。她的家人都去了西北,所以她的家也该在西北,她的归属也该在那儿。

    西北沧州,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她喜欢那里的风土人情,他们热情大方。不像京城,仿佛每走一步,都能嗅到阴谋的味道。

    她微微一片头,对着夜非白神秘一笑,“以后你就不会这么觉得了。”

    说着,她伸手揪住夜非白的一缕青丝,说道,“明日我要去送母妃他们离京,今晚你不许闹我。”

    “好。”夜非白伸手握住萧云锦的手,将她抱进怀中,“待京城的事情告一段落,我陪你去西北看他们。”

    “嗯。”萧云锦往夜非白怀中靠了靠,嗅着他身上好闻的青竹香味,因为要与家人分离带来的愁绪,倒是淡了不少。

    皇宫之中。

    因为燕王在南山寺私挖密室暗道,并私刻玉玺一事突发,萧昊天顿时失去了一条臂膀。有许多事,都不能借由燕王的手去做。如此一来,他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晋王一家离开京城。

    不过,晋王一家想要平安回到西北沧州,只怕不会那么容易。

    “回西北一路上的人都安排好了吗?”萧昊天端坐在书案后面,朝殿下的大理寺卿宋连问道。

    宋连一脸正色的回答道,“已经安排好了。晋王若忽然改变路线,我的人也会随时改变路线,就近埋伏。”

    “嗯。”萧昊天赞同的点了点头,“晋王带回京城的人不多,这一次勿必要成功。”

    “是。”宋连应道。

    萧昊天沉默一瞬,补充道,“即便不能成功,也不能让晋王发现是朕派人对他们下的手。”

    “这个臣早就有安排,陛下请放心。”宋连说道。

    宋连今年也不过三十岁左右,与萧昊天年纪相差不大。因宋连出生寒门,多年来幸得萧昊天提拔,才有几日的地位。他的荣华富贵,全是萧昊天给予的。所以,他对萧昊天十分的忠心,不管萧昊天要他办什么事,他都会肝脑涂地的为他去做。

    所以,萧昊天对宋连很是信任。

    对于元炜,萧昊天就没有这般信任了。有许多重要的事,他不会交给元炜去做。虽然元炜与宋连一样,都出生寒门。不过,萧昊天有一种莫名的直觉,元炜此人不简单。

    要得到他的信任,还要对元炜多番考核。仅凭这几年的政绩,还不能完全让他对元炜放心。

    于国于民,元炜是个称职的丞相。但是,却不一定对他是最忠心的大臣。

    对于一个还看不清,或者没有把握掌控的人,萧昊天不敢轻易相信和重用。

    “燕王妃寻得如何?”萧昊天问道。

    这李玲是开国公府的嫡女,出生名门世家。开国公府出了不少武将,燕王妃真的逃了,难保她不会造反。

    毕竟,这萧明月之死是他受益皇后李珍做的。若被李玲发现真相,定会怀恨在心,做出什么事来。

    萧昊天现在要做的便是,将一切防范于未然。

    “属下怀疑,燕王妃的失踪与丞相大人有关。”宋连说道。

    闻言,萧昊天面色一沉,“可有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