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自大轻敌?一击即溃!-世子独-乡村欲爱笔趣阁网
世子独

第370章 自大轻敌?一击即溃!

    第370章自大轻敌?一击即溃!

    夜非白手中软剑朝红蔓刺了过去,他的武功招式全都来自他父王留下的武功秘籍,若他父王真的与阑月王朝有关,他所留下的武功一定不是一般的招式。所以,当他出招刺向红蔓之时,红蔓原本带着几分轻视的目光中多了一抹诧异。

    红蔓并非阑月王朝的人,但是她跟在上官栗的身边最久,多阑月王朝的事情多少有些了解。上次遇到夜非白,她并未与他交手,如今第一次正式交手,他所出的招式,让她颇为心惊。

    只见夜非白所有的招式和套路似乎专门针对异能者一般,红蔓是被上官栗后天培养出来的异能者,本事自然没有真正的异能者那般强悍。

    而红蔓的秘术是媚术,对于心智不坚的男子,她胜算倒是要大许多。但是夜非白对她的媚眼和勾引,一直无动于衷,且招招直逼她身体要害,一连几招下来,她已经有落败之象。

    加上,夜非白的内功十分强大,隔壁就不是红蔓能够对付得了的。

    红蔓不免吃惊,若非上一次尊主没有提前用蛊虫控制住夜非白,夜非白与尊主交手,未必会输。即便尊主能够赢,也需要付出不少代价。

    这夜非白,她轻敌了!

    红蔓此时很是后悔,再看一眼她带来的人,对方早有准备,蛊虫根本派不上用处。更加可怕的是,其中一人也不知道被夜非白的人倒上了什么药水,竟然活生生的在她眼前化为了一滩血水,最后连血水都化为乌有。

    “夜非白,你到底使用了什么妖法?!”红蔓大骇,是她太低估夜非白的势力,以为将他引来,她就能活捉他,眼下看来,她真是大错特错。

    尊主为何要大费周章在他身上下蛊,只怕也有这方面的忌讳吧?

    夜非白回答她的是一招又急又狠的剑招,红蔓被逼得倒退了三步,靠在了窗户边上,她作势往下跳去,却不曾想到被一张给住,直接被人吊了起来。

    “主子,她还真跳了。”青七将收拢,从房檐上面跳了下来,将子往屋子里面一拖,红蔓被丢在了夜非白跟前。

    红蔓带来的十余人纷纷被斩杀,并且不留下一丝痕迹。见到如此情形,红蔓的内心是恐惧的,她见过无数中杀人的方法,却从未见过如此凶残的杀人方式。

    刚刚她还以为是夜非白朝他的人身上撒了什么东西,才导致她的人瞬间化为血水,却没有想到竟然是夜非白剑。仔细回想起来,那些受伤后瞬间化为血水消失于无形的人,都是被夜非白的长剑刺中才会如此

    这一切,都是萧云锦的化尸散的功劳。阑月王朝的化蛊散与她的化尸散其实有异曲同工之处,她将两种药结合了一下,便有了眼下这种加强版的化尸散。不过,因为分量不多,她只给了夜非白。

    夜非白也是个聪明人,竟然想到将化尸散涂抹在剑上的法子。他每刺中一人,都会变换一下位置,让化尸散可以顺利的进入人体的血液之中,然后化人与无形。

    不过,这样使用要尤其小心被自己的剑伤到。所以,夜非白今日佩戴的腰带,其实就是软剑的剑套。

    “主子,你打算如何处置她?”青峰将窗户关好,避免让外面的人发现房间里面的情况,转身看向夜非白说道。

    “带着她去成衣铺。”夜非白今日穿的衣服是南疆的服饰,因南疆的服饰比较鲜艳,很少有纯色或者淡色的,此时他一声红黑相间的衣服,配上红色的裤子以及一双十分鲜艳的靴子,怎么看都觉得有些怪异。

    好在他走出茶楼并没有用自己的本来面目,而是易容后的面容。

    只见夜非白走在前面,青峰和青七二人押挟着红蔓跟在夜非白后面,一行人往成衣铺的方向走去。

    铺子里面,青君和青儿与一群人对峙,战况一直僵持着。待夜非白来到门外,青七将红蔓带到大门前,“让他们开门,否则你可以试一试怎样变成一团血水。”

    青七向来是个善良的孩子,这一次之所以这般邪恶,是因为从交手开始,红蔓就不停的对着夜非白暗送秋波。虽然,青七知道自家主子不会对这么恶心的女人动心,但是还是觉得侮了自家主子的眼睛,所以逮住机会,自然要小小的吓唬一下红蔓。

    红蔓有多怕死,从她上一次丢下上官栗逃跑就可以看出。青七这一吓唬,她连犹豫一分都不曾,直接上前叫门。

    铺门被人打开,里面的人看见红蔓被人扶着走进来,顿时觉得不好,纷纷慢慢的往后退,并且做好伺机营救红蔓的准备。

    “告诉他们,不要轻举妄动。不然,我手中的匕首可不是吃素的。”青七将手中的匕首往红蔓的后腰处逼近几分,让她感受到匕首的锋利。

    “退下,纷纷退下。”红蔓心慌意乱的说道。

    青峰将店铺的门关起来,然后看一眼被包围在中间的青君和青儿,打趣道,“这些人还真是厉害,香味都散了这么久了,人都还没有倒?”

    店铺里的老板娘闻言,脸色微妙的一变,“什么香味?”

    她话音刚落,便有人手中的刀剑一瞬间掉落在了地上,然后陆续有人往地上倒去,最后才是店铺里面的老板娘。

    “这是,这是”那老板娘脸上露出讶异的神情,“西北诡医的软骨香!”

    闻言,红蔓的脸色也变了几变,“西北诡医是你的人?”

    她侧目看向夜非白,神情之中除了讶异,还有后悔之色。她太过自大轻敌,才会被夜非白一击即溃。

    这种问题,自然不会有人回答她。只见夜非白绕过倒在地上的人,径直走到店铺的老板娘跟前,“青七,看她有没有戴人皮面具!”

    青七将手中匕首交到青峰手中,走到老板娘跟前,双手戴上皮手套,开始对这老板娘的脸一阵摸索。之所以做得如此小心,是南疆之人擅长蛊术,怕遭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