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永生永世陪着她!-世子独-乡村欲爱笔趣阁网
世子独

第377章 永生永世陪着她!

    第377章永生永世陪着她!

    县府大门口静悄悄的,夜非白推门而入,因为担心萧云锦,他并未多想。只见他疾步走进自己的院子,院子内也十分肃静,不见一人。

    夜非白推开自己的房门,进入房间,只见神逸风端坐在外间的一张椅子上面,一身白色长袍,整个人看起来憔悴不已。

    他一怔,“风师父?云儿她如何了?”

    神逸风缓缓的抬眸看向夜非白,沉着一张俊脸说道,“你回来晚了!”

    从凉州一路奔波回来,夜非白已经十分疲惫。眼下被神逸风这严肃的申请一吓,有些昏昏沉沉的脑袋顿时清醒了过来。就如猛然被人浇了一盆冷水,清醒得不能再清醒了。

    他直接朝里间走去,挂着深蓝色帷帐的床上,萧云锦安静得躺在上面。她小脸苍白得可怕,唇瓣也不见血色,而是泛着不正常的苍白色。

    夜非白只觉脚下一软,差点就站不稳。他站在离床半步远的地方,忽然不敢上前去确认。这一定是在做梦吧?这一定是梦!

    他双拳紧握,与萧云锦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在他脑海中闪过,她是个独立坚强的女孩,从未在他面前掉过半滴眼泪。一直以来,她都默默的在为他付出

    他貌似从未帮她做过什么不管是她被太后召进皇宫,还是荀山失踪,还是因为体内封印解除,无法承受强大的灵力一切,都是她自己在默默的承受,默默的在想办法解决问题。

    他不是一个好丈夫,一个好夫君!因为从一开始,他的眼中只有他自己。而她虽然很少对他说爱,却做得比他好。

    她的爱是沉默,是守护,是在他每一次需要帮助之时,她给出的援手。而他,虽然说了许多,却很少有兑现的。他愧对她

    神逸风从外间走进里间,冷眼看着夜非白,也不说话,直接上前一步,弯腰要将萧云锦抱起来。

    “你做什么!”夜非白见神逸风抱着萧云锦就要往外走,当即出声阻止。

    神逸风冷哼一声,“最后一眼给你看了,也算仁至义尽了。她的身后事不用你操心,自有她两个哥哥负责。云儿她自幼在西北长大,自由自在惯了,自从跟了你,就没有一天好日子过,我要带她回西北去!”

    身后事几个字剧烈的抨击着夜非白的心脏,他身形一闪,拦在了神逸风跟前,“怎么回事?”

    他问得十分艰难。心里十分清楚,萧云锦若真的死了,必定是因为承受不住万箭穿心之疼,生生疼死过去的,一想到此处,他就恨不得杀死自己。若非他偷偷潜去了南疆凉州,自以为是的以为只要取得上官粟的心头之血就能解除她体内的蛊。

    却没有想到,那蛊依然在他体内,她不过是代他承受了痛苦而已。

    “我要带她走!”神逸风冷冷的一扫夜非白,抱着萧云锦侧了侧身,绕开夜非白就要继续往前走。

    夜非白忽然出手,伸手一拦,手法快得神逸风都没有反应过来,只见他的手在神逸风的手臂上轻轻一拍,他双手吃疼,待要抱紧萧云锦之时,夜非白已经从他手中将萧云锦抢了过去。

    “臭小子,你还真敢上手抢呀!”神逸风一瞪眼,伸手要从夜非白怀中将萧云锦给抢回来,怎料他才刚刚出手,夜非白却身形极快的闪到了一边,他连夜非白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你、你”神逸风瞪大眼,这夜非白去了一趟凉州,回来之后怎么武功竟然变得越发高深莫测了。这深厚的内功以及速度,世间恐怕再难寻出第二人。

    夜非白将萧云锦抱在怀中,感受到她的体重又轻了几分,浑身冰凉一片,没有一丝儿热气。他的心顿时犹如落入冰窟窿中,这一瞬间,连呼吸都觉得疼苦莫名。

    “这不可能,不可能!”从踏入房间到眼下终于将萧云锦抱在怀中,夜非白仿佛终于明白过来,神逸风话中的意思。

    他抱着萧云锦旋转身来,看着神逸风说道,“你不是神医吗?你不是天下第一吗?为什么不救她,为什么救不了她!”

    这一瞬间,夜非白双目绯红,额头黑色的咒符忽隐忽现,脸上龙纹再现。若再不阻止他,下一秒他可能就回完全陷入疯狂之中。

    神逸风被他的模样吓了一跳,不过却没有松口,而是沉着脸说道,“你若不偷偷跑去凉州,她依然好好的!”

    只见夜非白绯红色的眸子一转,一时间浑身煞气顿起,房间里面的杀气将二人的衣袍都震得飞起来。二人青丝乱舞,衣袍翩飞

    神逸风年过半百,经历无数风雨,这种阵仗见过不少。但却第一次遇见杀气如此强悍的人,这一瞬间他感觉到的杀气,仿佛要将他彻底撕碎,若非他本身内功修为极高,只怕早已被夜非白一瞬间释放的杀气跟震飞了出去。

    “好,那我就陪着她,永生永世陪着她。”若没有她的存在,他继续努力的方向,还有什么意义。说他胸无大志也好,说他没有用也好。他的愿望其实很简单,和萧云锦平静的生活在一起,可以拥有自己的家和孩子

    但在实现这一切之前,他的前面有太多的阻碍,他需要将这些阻碍纷纷铲除才能给萧云锦平静的生活。

    如今萧云锦已经不在,他再要做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他的心中装不下天下苍生,只装了一个她!

    “你住手!”神逸风大惊,没有想到夜非白为了萧云锦竟然可以做到如此地步。

    他比谁都不愿意看见萧云锦受伤若萧云锦死,他必追随!

    “小白,别”与神逸风的声音一同响起的,还有一道十分虚弱的女音。

    夜非白原本想要自毁筋脉而亡,幸而萧云锦在此时醒来,险险的救了他一命。不过,夜非白收力不及,仍旧被自己的内劲伤道,只觉喉间一阵腥甜,却硬生生被他吞了下去。

    神逸风急忙过来按住他脉搏,然后转到他身后,对着他后背几处穴道点了几下,“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