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撕破脸,反了!-世子独-乡村欲爱笔趣阁网
世子独

第444章 撕破脸,反了!

    第444章撕破脸,反了!

    原本龙戦蛋壳所在的地方,正在散发着金光,似乎正在召唤她一步步的靠近。她不由自主的上前,那闭合的蛋壳忽然像一朵含苞欲放的莲花一般打开了,里面出现一个白色玉质的盒子,盒子在萧云锦伸手过去的时候自动打开,一颗通体莹白的珠子从里面飞了出来。

    不待萧云锦反应过来,那珠子便已经钻入了她的手心之中。萧云锦只觉手心一热,一股炙热的力量顺着她手臂迅速窜入心房之中。

    一时间,萧云锦只觉体内热气迅速的膨胀,好似有股神秘的力量想要从她体内破出,却又无法破出,只能让她的身体更加炙热,仿佛将她整个人放在火上烤一般。她感觉自己快要被这股热量给烤熟了,难受到了极点。

    当忍耐到达了极限,她浑身湿透,宛若刚刚从水中捞出来一般。萧云锦只觉一阵头晕目眩,她再也耐不住这灼烧感,晕了过去。

    夜非白坐在萧云锦床头,见萧云锦紧紧的蹙着眉头,一副十分难受的样子,额头上冒出不少细汗来,不免焦急的出声唤道,“云儿云儿”

    然而,床上的人儿依旧紧蹙着眉头,似乎陷入梦魇之中,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夜非白见状,立即伸手将萧云锦扶坐起来,自己则用掌心抵着她的后背,朝她体内渡灵力,试图将萧云锦给唤醒。

    萧云锦猛地睁开双眼,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息。夜非白闻声,立即将萧云锦调转过来与他面对面,“云儿,你怎么了?”

    见夜非白就在身边,她扑进夜非白怀中,刚刚那一瞬间,她以为自己就要死了。直面死亡,她心底最放不下的人,便是夜非白。

    夜非白伸手抱住萧云锦,他用手掌轻轻的顺着萧云锦的后背,出声安慰道,“没事了,只是一个梦而已。”

    只是一个梦而已吗?萧云锦离开夜非白的怀抱,垂目看一眼自己左手食指,只见上面的戒指已经消失不见,却留下一个淡得不能再淡的龙纹印记。

    萧云锦忽然开口问道,“小白,我刚刚醒来的时候,你怎么不在房间?”

    夜非白微微蹙眉,她刚刚醒来过?可是他进入房间的时候,她明明躺在床上好好的睡着呀?

    “你睡了很久,我估摸着你快要醒来,便出去吩咐夏蝉将米粥准备好送过来。”他解释道。

    “你刚刚醒来过?”他疑惑的问。

    萧云锦也有些疑惑,微微蹙着眉头,抬起自己的左手放到夜非白眼前,“我也不太确定”

    她将她刚刚发生的一切讲给夜非白听,夜非白认真的听着,并且仔细检查她左手食指,发现上面确实有一道极淡的龙纹痕迹。

    “你现在可有觉得难受?”他担心的问道。

    萧云锦摇头,“除了刚刚在十重宝塔内感觉身体快要被焚烧殆尽一般痛苦,此时并无什么痛苦的感觉。”

    夜非白也不明白这种机缘因何而起,大概猜测道,“或许与龙戦的元神在你腹中孩儿身上有关,所以你才能无意间进入十重宝塔之内,得到那颗白色的珠子。依我看,这颗白色的珠子一定非同一般,你日后多加留意,或许有意想不到的功效。”

    “那十重宝塔是龙戦守护的东西,它一直认你为主,里面的东西想来对你不会有害处。”他继续说道。

    “嗯。”萧云锦微微点头。

    被夜非白一番言语安慰,她刚刚内心的不安和担忧消散不少。她伸手搭上自己的脉搏,确认自己脉搏正常,孩子也无事后,心才慢慢变得平静下来。

    夜非白伸手理了理萧云锦汗湿的秀发,将她扶着靠在床头,拿来干爽的衣服替她换上,这才走到圆木桌前,将米粥给端过来,用勺子舀着喂给她吃,怕米粥太汤,他还细心的吹了吹,才送到她嘴边。

    萧云锦倒也不矫情,微微一笑,张嘴将米粥给吞咽了下去。大概因为刚刚那个诡异的梦境的原因,她的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感觉整个人瘦了不少。

    夜非白将一碗米粥喂完,转身又去取另外一碗。萧云锦见状,立即出声阻止,“小白,我饱了。”

    闻声,夜非白微微蹙眉,心想着萧云锦如今怀着孩子,怎么可能就饱了了呢?他疑惑的问,“真的饱了?”

    萧云锦点头,小脸似乎比刚刚更加苍白了几分。

    夜非白见状,立即放下手中粥碗来到床边,紧张的问道,“可是哪里不舒服?我叫席春过来替你看看。”

    萧云锦伸手拉住夜非白的手,“不用了,可能是胃口不太好。”

    夜非白见她才刚刚醒来,精神头却不是很好,心里依旧有些担心。见萧云锦的秀发湿着,赶紧伸手,用内力替她烘干,又拉高被褥,替她盖好。

    “不要太担心,怀孕的人多少都会有些胃口不太好。之前在大金之时,因为情形太过严峻,大概没有时间矫情,才不觉得。一回到你身边,我这胃呀,就开始矫情了!”萧云锦笑眯眯的调侃着自己。

    见她还有力气打趣自己,夜非白心下稍安,倾身上前在她淡色的唇瓣上亲了亲,“怎样都行,我都依你。”

    萧云锦回到南临后,便开始昏天暗地的孕吐现象,基本上吃什么吐什么。别人都是怀孕初期才会孕吐,她则等到了三个月之后,才开始剧烈的孕吐。

    如此这般折腾了一个多月,萧云锦整个人都快瘦脱形了。她身边的人看着心疼,四处寻觅可以让她吃了不吐的东西。夜非白整个人也紧张到了几点,萧云锦是是因为怀孕吃不下东西变得十分瘦,他则是担心出来的。

    西北的战事告一段落,因为有秦诩的加入,大盛和萨克以及蒙族很快战败,西北完胜,正在清理战场。一直以来固守西北沧州的晋王,这一次将大盛沦陷的好几座城池都派兵驻扎,看样子是不打算将这几座城镇还给萧昊天了。

    如此一来,也算是正面与大盛撕破了脸,明面上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