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国师大人-世子独-乡村欲爱笔趣阁网
世子独

第67章 国师大人

    第67章国师大人

    “你不害怕?”乌可娜发现她的意图,微微侧了侧身,避开她的目光。

    萧云锦心里很着急,她听不懂乌可娜在说什么,要如何通过她找到大哥呢?

    这时,乌可娜似乎发现异样,用蒙族语言说道,“多谢你对我弟弟的救命之恩。”

    语毕,她转身就要离开,萧云锦一着急,伸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等一等!”

    为了哥哥,她也是拼了!

    乌可娜听见她说大盛语言,立即眼露讶异之色看向萧云锦,同时用力的抽回了自己的手臂。为何国师身边的少年会是异国人?

    “姐姐。”这时,乌可布从宴会中脱身偷跑出来,看见如此一幕,立即跑了上去,“她不是坏人,姐姐你不要告诉别人。”

    看见自己最疼爱的弟弟如此维护一个异国人,乌可娜心中有些不是滋味,“阿布,她是异国人。”

    “我知道。”乌可布点头,却强调道,“但她不是坏人。”

    乌可娜被乌可布的话一噎,叹息一声。只见她将拦在萧云锦面前的乌可布牵到了自己身边,朝萧云锦说道,“我不管你出现在这里有何目的,希望你今后不要再来。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说完,乌可娜牵着乌可布的手就走,乌可布似乎有话要同萧云锦说,却一直没有找到机会,走的时候回头看了萧云锦好几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是,他又不能违背他姐姐的意愿,只得跟着离开。

    萧云锦站在原地,看着越走越远的姐弟俩,人活在世上,都有自己看重和想要保护的人,她也有。所以,她并不后悔自己刚刚的做法。只希望这对姐弟,能在未来的事情中,独善其身。

    “这就是你进宫的目的?”撒厉不知何时出现在萧云锦的身后,忽然出声。

    萧云锦暗自懊恼,刚刚太过专注应付乌可娜,竟然没有察觉到有人到来。

    “是呀!”只见她转身,用萨克族语言,笑眯眯的对撒厉说道。

    “哦?”撒厉挑眉,他刚刚只是随便一问,这小子顺着杆子就往上爬,可见另有目的。他高出萧云锦一个肩膀,此时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想救人?”

    萧云锦眨了眨眼,没有理他,绕开他径直往前走。

    “本王想不通一个会说萨克族的人为何要只身前来蒙族救一个不相干的又或者,你根本就不是萨克族的人,而是大盛人你说,本王若是揭露你的身份,乌日桑会如何处置你?”撒厉有些散漫的说道,声音不大,满满的全是威胁。

    闻言,萧云锦脚步一顿,回头看向撒厉。此时她绝对不能慌,要冷静,冷静!

    “你如此污蔑我,就不怕连累那位先生?”

    “本王敢这么说,自然有把握不会连累到先生。”撒厉阴恻恻的一笑,“小东西,别和本王说你的毒,只要有先生在,本王的毒一定会解。”

    他挑衅的看向萧云锦,生平第一次遇见如此胆大妄为的人,他想要多玩一会儿,也想看看她接下来会怎么做。

    “你大可一试。”萧云锦虽然年轻,但毕竟是穿越人,更何况她还是晋王郡主,什么场面她没有见过,如何能被撒厉这般唬住。

    只见她淡淡一笑,十分从容不迫的转身,往宴会的宫殿走去。左右,她的目的达到了,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情,她无法预料,但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这个人一向好运。

    当然,夜非白是个异数。

    有趣!十分有趣!撒厉忽然展颜一笑,原本有些阴冷的脸上立即阳光一片,邪魅中多了一份纯真之色,倒是十分自然炫目。

    若拿他与夜非白一分高下,一个贵气邪魅,一个雅致清冷,两种极致之美,倒无法评出胜出,端看个人喜好。

    萧云锦回到宴会,秦诩朝她投来询问的目光,她高深莫测的一笑,回到秦诩身边坐下。也不知道秦诩向乌日桑如何解释她的身份,接下来的宴会,依旧有人不时朝她投来目光,却再无疑惑之色。

    宴会到深夜时候结束,萧云锦随秦诩回了他在蒙都的府邸。通过今天的观察,萧云锦大概猜测出秦诩的身份。

    “不愧是国师大人,忽悠人的本事不小。”入府后不久,萧云锦面带微笑的对秦诩说道。

    “过奖,过奖!”秦诩早就料到萧云锦会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听见她此言,并不觉得惊讶。

    “今日宴会之上,多谢大人替我与蒙族皇帝周旋。”

    秦诩见萧云锦今日如此客气,忽然觉得有些不适应,客气的回了句,“应当的,应当的。”

    这时,有人匆匆跑来,俯身在秦诩耳旁说了几句,秦诩原本带着笑意的俊脸一沉,“胡闹!”

    只见他朝管家交代几句,转身大步朝府邸里的一处院子走去。

    萧云锦回到自己院子里便乖乖上床睡了,房间里十分安静,这让守在她院子外面的侍卫十分疑惑。主子不是说她今晚会有行动吗?为何等到这个时候,都不见她有任何行动?

    原本,萧云锦是打算今晚动手的。但是,在证实秦诩的身份后,她觉得她还应该再做点什么来确保周全。

    “云姑娘。”

    萧云锦在来人进入房间之时,便清醒过来,在他唤她之时,她已经掀开帷帐,起了身,点了烛火。

    “你来得正好,可是想清楚了?”那日青君求医被拒,并未死心。反而带着青崖亲自过她院子求她看诊。萧云锦一时好奇秦诩是如何被刀砍掉的手臂接回去的,便仔细看了一二。

    青君见萧云锦衣衫周全,看样子并未就寝,而是一直等着他主动过来找她,不免觉得惊讶,“云姑娘知道我今夜回来?”

    “不知道。”萧云锦替自己倒了杯冷茶,“门外的侍卫被你放倒了?”

    “青七给他下了催眠香,不会有任何异样。”

    房间里一时无话,除了萧云锦喝茶的声音,房间里异常安静。

    “姑娘说话,可是算数?”最终是青君打破了这份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