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有喜欢,离爱不远-世子独-乡村欲爱笔趣阁网
世子独

第80章 有喜欢,离爱不远

    第80章有喜欢,离爱不远

    “嘶”萧云锦用力抽回手,使背后的伤口裂开,疼得她额头上冒出不少细汗来。

    “怎么了?弄到伤口了吗?”见状,夜非白顾不上继续逗弄萧云锦,伸手就要去揭开萧云锦后背上披着的衣衫,想要查看伤口是否裂开。

    “等等!”萧云锦忽然意识到一件十分严重的事情,她身上穿着的衣裙早已不是她之前的那套,是谁帮她换的衣服?不会是

    想到这里,萧云锦顾不上疼痛,一个侧身,躲开了夜非白的手,过大的动作导致后背的伤口扯动,一股钻心的疼痛传来,她的小脸顿时又白了几分,冷汗布满整个额头。

    夜非白看她躲开,着急想要阻止她,差点打翻自己手中的水杯,“你做什么?不要命了吗?!”

    明知道自己后背上伤口严重,还乱动。难道她不知道疼吗?

    “我身上、的衣、服是你换的?”萧云锦倒吸一口冷气,疼得实在说不出话来,说以说话断断续续。

    “不是。我叫青七换的。”夜非白见状,打消了逗弄她的心思,实话说道。

    萧云锦狐疑的看夜非白一眼,明显不太相信他的话。不过,他说谎的可能信不大。若真是他做的,他大可光明正大的承认,因为他已经向她表明了他的占有欲。

    所以做了的话,不必遮掩,还可以就此逼迫她留在他身边。但他并没有这样做,反而叫青七帮忙,这说明在他心中,他对她不仅仅是占有欲那么简单

    “还喝水吗?”萧云锦心思飘远,却听见夜非白开口问道。

    “嗯。”她点头,伸手要去接水杯,他躲开她的手,递到她唇边,“别再乱动,扯动伤口,疼的可是你自己。”

    他的语气略带责怪,冰冷的眼神中划过一抹担忧之色,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比他想象中还要在意她。

    萧云锦将一切看在眼中,默默地低头含住水杯边缘,一连喝了三杯水,她才觉得自己的嗓子不再那么干哑难受。

    “我已经将席春招了来,他的医术虽然不及你,但这种外伤,他还是比较有经验的。”夜非白似乎看懂萧云锦的心思,不等她开口,他已经开口说道。

    “多谢。只是”她自己的伤势,她清楚。席春的医术她自然信得过,只是她的伤口太深,若不缝合,只怕会反复裂开和化脓席春是男子,如何帮他缝合?

    “不必担心,我已经叫青君将你丫鬟寻来。”夜非白出语说道,沉默一瞬又补充道,“上次出现在村子里的那位。”

    原来是夏秋。害得萧云锦差点以为夜非白识破了她的身份,知道她是晋王府的郡主,要将她的贴身丫鬟找来。好在他目前并不知道,要寻的人,是她之前带着在村子里出现过的夏秋。

    “嗯。她应该还在村子里。”之前她将夏秋留在村子里照顾朱三媳妇,如今算来,她应该还没有离开。

    夏秋是她的助手,缝合之术虽然用得没有她好,却知道如何缝合。

    “主子,属下听闻夫人醒了。是否要用些米粥?”青七捧着一碗泛着米香味的粥进入房间。

    萧云锦昏睡了些时辰,此时确实饿了。

    “我来吧!”夜非白见萧云锦看见吃的就两眼放光,唇角不由自主的往上一扬,接过青七手中的碗。在他眼中,萧云锦一直是古灵精怪的,甚至有些别扭,却难见她露出这般孩子气的模样,偶尔看见,确实可爱的紧,他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偷笑什么!快给我吃的,我都快要饿扁了。”萧云锦确实饿得不行了,闻到香喷喷的米粥,肚子早就先抗议起来,于是赶紧催促道。

    怎料夜非白一个眼神递过来,直接从她的脸上扫到她胸前,萧云锦顿时有些疑惑,顺着他的目光往下看了看,顿时火气腾腾上冒。

    这货不会是意有所指吧?不敢置信!

    萧云锦抬头,想要从夜非白的目光中看出些什么,但对方已经一本正经的端着粥,还十分贴心的将勺子里的粥放到唇边吹了吹,往她面前一送,“张嘴。”

    萧云锦原本想要傲娇的一扭头,不吃他投喂的食物。但奈何她是一名吃货呢?还是一名饿久了的吃货。只见她一张嘴,快速的将粥给吞下了肚。

    “给我,我可以自己来。”但是,她可不会再给夜非白第二次机会。

    只见她伸手就要却接碗,意思是端着碗喝,因为她太饿了,刚刚下嘴的粥,一点都无法填满她空虚的胃。

    然而,夜非白眼疾手快的躲开,再吹冷了一勺子粥递到她面前,“我来喂,你负责吃就好。”

    这一次,萧云锦抵抗了三秒钟,“我自己来,会更快。”

    夜非白将勺子往前一送,米粥顿时进入她口中,她赶紧吞下,却听他不急不慢的说道,“你饿了几日,吃太快对肠胃不好。还是由我来喂比较好。”

    萧云锦觉得很憋屈,但为了能填饱肚子,她又不得不忍下。谁叫她此时不仅伤者,还饿着呢?不和他一般计较!

    夜非白见萧云锦一副不甘愿,却又不得不听话的模样,实在是太可爱了。如果可以忽略她脸上的苍白之色的话,会更加有趣。

    萧云锦一连吃了两碗粥,还嚷嚷着要吃。但夜非白已经让青七将东西收走了。

    “吃多了伤胃,晚饭的时候再替你准备好吃的,听话。”他面无表情,语气却放柔了几分。

    闻言,萧云锦心尖微颤,有些不自在的移开目光,不再看他。

    最近的事情,犹如放电影般在她脑海中回放,有些感情一旦在心底生了根,就会不由自主的在心底生长。这种陌生的情愫,让她从一开始的抵触变得彷徨无措,即便认清,也无法保证在他面前做到坦然自若。

    她终归是青涩了些

    夜非白很清楚自己的目的,他一直在进攻,试图打破她心防,进入她内心。她是他的一束光,可以照亮他阴暗的人生,所以他直觉般的想要占为己有。这种占有欲里面,有喜欢,离爱不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