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联姻,师兄要来!-世子独-乡村欲爱笔趣阁网
世子独

第96章 联姻,师兄要来!

    第96章联姻,师兄要来!

    萧云锦的一席话倒是提醒了萧诀,只见他面色一沉,立即招手唤来冷月,“将王府内的人排查一遍,但凡形迹可疑的都找理由打发了。”

    “是。”冷月领命离开。

    这时,假山洞口钻出一人,正是和萧云锦一同溜出去的夏蝉,看见眼前这阵仗先是一愣,随即苦哈哈的走上前去向一众主子行礼。

    萧云锦心里那个气呀!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父王要忘记责罚她的时候回来。夏蝉,你能重新再钻一次洞吗?

    “回来得正好!”果然,萧诀淡淡的一扫夏蝉,然后将目光移向萧云锦,“云儿去佛堂朝经书十卷,夏蝉抄经书二十卷。”

    还好,还好!只是抄经书。不过,会不会太多了些?萧云锦有些同情的看向夏蝉,毕竟那丫头最怕写字了,叫她写字,还不如叫她去劈柴。

    “怎么?觉得抄经书不好?”萧诀见萧云锦站在那里没有动,不免挑眉反问道。

    不待萧云锦回答,他又说道,“你母妃成日念叨你一个女孩子家家,不会刺绣女红不如”

    他话音未落,萧云锦已经兔子似的跑远了。

    夏蝉不甘落后,紧追其后。毕竟比起写字,刺绣女红更是要命呢!

    当晚,摄政王府内出现几条人影。

    “主子。”

    夜非白看一眼立在跟前的几人,不由挑眉,“怎么回事?”

    “晋王府或许发现什么,今日清理了好几个人。属下几人无一幸免,全被清洗了出来。”青峰回答道。

    夜非白眉头一拧,他的人好容易安插进晋王府,不过十余日便被清洗了出来,晋王倒是敏锐得很啦!

    “主子。”门外青君进入,只听他朝夜非白汇报道,“今日京城之中发生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据说燕王府的许侧妃命人拦住穆紫嫣的车鸾,并破口大骂侮辱之。事后,那人却浑然不记得之前发生了自己刚刚做过的事。”

    “哦,竟然有这样的事?”夜非白随口一问,青君不会无缘无故的汇报无关紧要的事,他静等下文。

    “这件事同咱们还有点关系”青君将茶楼里面发生的事情与夜非白说了一通,然后下了定论,“属下觉得这件事会不会是云姑娘做的?”

    夜非白侧目看一眼青君,并未说话。但眉眼却比刚刚柔和了不少,能让人遗忘自己刚刚做过什么事这种本事,除了蒙族的人,普天之下或许也只有她能做得到。

    “属下从唐姑娘那里得来这么一副丹青,看模样正是云姑娘。”青君将手中的画卷递了上去。

    夜非白伸手结果青君手中的画卷,只见画卷中人神态之中多了一抹潇洒与随行,依旧是初次见面时的模样。他伸手触摸上画卷中女子的眼睛,仿佛能够触摸到她眼神中的光,指尖温柔熨贴,让他久久未曾移开。

    “她人在哪里?”他问,声音略微有些嘶哑。

    屋子里的几人从未见过自家主子如此失神模样,纷纷觉得稀奇,触及到夜非白看过来的目光,纷纷将目光移开,装作看向别处。

    “属下派去的人晚了一步,云姑娘已经离开客栈。”青君说道。

    夜非白沉思一瞬,潋滟的眸子微微泛着某种不知名的光芒,“你刚刚说她原本并不打算救人,最后却又救了?”

    “是。”

    萧云锦这几日在晋王府过得有些乏味,因为她是“病人”,不能光明正大的出府游玩,又因自己父王三令五申叫她这段时间不要乱跑,剩下的事交给他处理。

    她今日呆在佛堂抄了一天的经书,总算将十卷经书给凑齐了,这才刚刚搁下笔,她二哥摇着一把画有美人的折扇风流倜傥的走了进来。

    “抄完了?”萧季风笑得满面春风,因为刚刚从院子中走来,身上似乎沾染了些许花香味,闻着甚是好闻。

    萧云锦伸了个懒腰,起身围着萧季风转了一圈,“二哥这满面春风的样子,莫非是瞧上那家小姐了?”

    “去。”萧季风将扇子合拢,一扇子敲在萧云锦的头上,“我可是好心来送消息,你若是不愿意听,我不说便是。”

    “什么消息?”萧云锦一把扯住萧季风的胳膊,她这几天呆在王府里都快闷坏了,若非这几日不宜出现在鸳鸯楼,她早就去鸳鸯楼寻人去了。

    萧季风神秘一笑,“你师兄要来大盛了。”

    “师兄?”萧云锦蹙眉,她不过是向他要了一株草药,也不至于让他亲自送来吧?这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十分不妙,她觉得他来,准没好事。

    “嗯。”萧季风显然不知道萧云锦的心思,继续说道,“据宫里传来的消息,他此次前来一则是为了向太后贺寿,二则是为了联姻。不过,你师兄是毒医的事,天下皆知。他此次代表大金王朝前来,我们皇帝可是高兴坏了。”

    “联姻?”萧云锦眉头越锁越紧,依她对师兄那人的了解,是很难会对一个女人动心的,更加不会随随便便娶个女人回去过日子。联姻这种事放在他身上,怎么都觉得不可思议。

    “怎么了?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你师兄年龄不小了,是该娶妻生子了。他终于想要娶妻,你应该为他感到高兴才是。”萧季风风流一笑,扇柄敲在萧云锦头上。

    萧云锦灵巧的一躲,避开萧季风的下一击,“我师兄的为人你又不是不知?他能这般轻易联姻?”

    “这倒也是。”萧季风将扇子往手中一收,“不过,他人尚未到达京城,你多想也没有用。倒不如等他进京,你再当面问上一问。”

    “也好。”萧云锦心里犯愁,她师兄可不是个能好好谈心的对象,向来都是有求于她时会顺她一时,待事情一过,又是一副恨不得天下大乱,他好看戏的无所谓模样。

    不过,这些和二哥说了,他也无法改变什么,暂且不提。

    “对了,我师父这几日可有传回消息?”萧云锦问道。

    师父跟着她一起回京,并未在晋王府住下,而是去了友人住处,说是有些私事要办,如今过了好几日了,也不见他传回消息,萧云锦不免有些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