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晋王府郡主,很特别-世子独-乡村欲爱笔趣阁网
世子独

第98章 晋王府郡主,很特别

    第98章晋王府郡主,很特别

    晚上的时候,晋王萧决回府。原本他一个有封地的王爷,即便不去上朝,也无人诟病。但萧诀是个处事严谨的人,即便无人诟病,他也不想落人话柄。

    原本因为萧云锦生病这件事,皇帝将他一家留在京城就做得十分不厚道。他做得滴水不漏,才能让皇帝没有机会寻他错处。

    这几天之所以早出晚归,原因是皇帝将筹备太后寿宴这件事交给了他。这太后虽然不是他生母,但名分上占着母亲的位置,他不好推却,只好应下。

    而离开京城的楚王一家,过段时间也是要进京的。自从祭祖后,他们兄弟几个,又要聚在一起了。这京城,暗潮蜂拥,只怕又要热闹好一阵了。

    “王爷。”季姝每日都估摸着时间在王府门口等萧决归来,见他下马车,她立即笑脸迎了上去,“你回来了?”

    “嗯!”萧决几步上前,将季姝揽入怀中,“怎么又等我回府了?你若是觉得闷,可以去云儿院子呆上一呆。”

    “云儿那丫头能是个闲得住的?这才刚刚抄完经书,就去捣鼓她的药材了,怎么会愿意陪我?”季姝靠在萧决怀中,柔声笑道。

    “更何况,我更愿意在这里等你回家。”季姝去牵萧决的手,与他十指紧扣,脸上笑容越发动人。

    “你呀!”萧决目光宠溺的看她一眼,牵着她的手慢步往前走。

    二人身后跟着的丫鬟和侍卫早已习以为常,王爷和王妃感情极好,晋王府的下人都知道。

    “今日,璟世子特意派他身边的大夫过来替云儿诊脉,聊起云儿的师兄神笑”季姝将今日白天的对话捡了个大概告诉萧决。

    萧决听后,剑眉一蹙,“今日进宫,太后也试探我的意思。看她的样子,是非要把云儿嫁给璟世子不可了。”

    “神笑来京也好,一则可以替云儿解决装病一事,这病拖太久,不合适。二则可以替我们去看看那璟世子,看他的病是否有得治,若能治,这婚事倒不是件坏事。只是云儿”

    “云儿那丫头虽然好动了些,却是个有孝心的。这件事,暂时不要告诉她,免得她多想。若实在不行,也要看云儿对璟世子是否有意,若是无意,我可不赞成这婚事。”季姝看萧决一眼,这一眼里含着温柔笑意,却掩盖不住她眼中一闪而过强势风华。

    “她可是我唯一的宝贝女儿,我可不会因为政治利益,将她随便嫁人。我只是欣赏摄政王的为人,想着他的儿子,应该不会差。若是云儿喜欢,这当然是天作之合,若不喜,即便是抗旨,我也不会答应此事。”萧决伸出手抚摸一下季姝眼角,忽然有些惆怅的问道,“姝儿,你可曾后悔?”

    季姝微微一愣,伸手将萧决的手拉下来重新放入手心握着,“这句话,你都问了快二十年了。我若是后悔,当初就不会选择留下。你呀,总是这样这可一点都不像你。”

    “我也曾年少过,即便有了孩子们,我还是你的阿决,不是吗?”萧决握紧季姝的手,难得的笑了起来。

    他笑起来的样子,十分好看,宛若秋日里的阳光,成熟中透着收获的味道,温暖又具有诱惑力。

    季姝难得的脸红一次,别过脸不再看他,而是先他一步,牵着他的手拖着他往前走。

    这害羞的模样,宛若当年初遇时的青涩少女,令萧决一时恍惚,爽朗地大笑出声,任由她拖着往前走。

    刚好路过此处的萧云锦与萧季风瞧见,不由小声说道,“哥,我们是不是很快就有弟弟了?”

    “为什么是弟弟?我喜欢妹妹。”萧季风小声附和。

    萧云锦一拍手,一锤定音,“那弟弟妹妹一起”

    “这个主意不错!”闻言,萧季风灿烂一笑,“就是不知,父王会不会舍得让母妃如此辛苦。”

    萧季风身高大哥有一米八左右,比起一米六几的萧云锦,他高出许多。只见他垂眼看一眼萧云锦,那带着深意的目光,带着点点坏。

    这是父王和母妃的事,了得太深,是种亵渎。萧云锦是个孝顺的孩子,她只微微掀了掀眼皮,便转开了话题,“我要你替我寻的药材,单子给你。”

    萧季风伸手接过萧云锦甩过来的单子,一一查看,“你这又是准备炼制什么好东西了?”

    “炼出来你就知道了。利用你的关系网,尽快将药材替我准备好,我急着用呢!”萧云锦俏皮的一眨眼,侧身抬步离开。

    大哥的事情不能久拖,还是尽早解决比较好。

    夜色渐浓,有人早早上床歇息,有人则深夜了还在看着各地简报。只见寂静的摄政王府中,世子的书房亮着烛光,一抹孤清修长的倒影印在窗前。

    此时,一抹黑色的身影闪进王府,快速的出现在世子的书房门前,上前轻扣房门,只听里面传来一声清幽悠长的声音,“进来。”

    黑影推门而入,恭敬的将手中的一卷画交到了夜非白手中,“主子,这是席公子交代属下查的人。”

    “席春?”夜非白一挑眉,从来人手中接过画卷,“他叫你查谁了?”

    “晋王府的郡主。”

    “哦?”夜非白展开画卷的手势一顿,似乎想起什么,“他今日去晋王府替云锦郡主诊脉,可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

    黑衣人回答道,“这个属下倒是不知。不过,属下探得,这云锦郡主进京第一天,曾被明月郡主当街刁难,想要嫁祸晋王府草菅人命。不过,都被云锦郡主巧妙化解,让明月郡主十分没脸。”

    “嗯。”对于萧云锦,夜非白并不感兴趣。不管圣旨如何,她与他都不会有任何关系。所以,他十分冷淡的应了一声,“你退下吧!”

    “是。”黑衣人看一眼被夜非白搁在一旁的画卷,并未多言,转身离开。

    明日席公子起身,他再汇报一次即可。

    书房的烛火跳跃了几次,夜非白看简报有些累了,伸手捏了捏眉心,待他再次移目书案前,目光却是一怔,落在黑衣人刚刚递上来的画卷上,久久无法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