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八章 最后的挣扎-历史粉碎机-乡村欲爱笔趣阁网
历史粉碎机

第四二八章 最后的挣扎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李亨是不能沾的。

    这可是大忌,尤其是目前这种皇帝老不死,太子熬白发的情况下,李隆基防安禄山都不如防他这个亲儿子更小心,他们老李家可是有儿子抢老子天下的老传统,那安禄山就算是造反,想到这长安也不是那么容易,但李亨要是造反的话,弄不好李隆基一觉醒来自己的江山就没了。

    那玄武门不就这样吗?

    在这皇室,儿子通常都是比外敌更可怕的。

    “最是无情帝王家啊!”

    杨丰骑在马上一脸唏嘘地走着。

    实际上他也没必要沾李亨,他干嘛要沾李亨?以后得李亨给他没事捋捋毛,得哄着他才行,等到乱世里兵强马壮的才是大爷。

    他就这样信马而行,快要到自己所居的坊门时候,前面突然从巷口跑出一个衣衫不整的胡女直对着他而来,还没等到马前,后面两个恶奴就紧跟着冲出来,恶狠狠地扑上前,在她的惊恐尖叫声中一下子把她扑倒,一边一个拽着胳膊就往回拖。

    “救命,救救我!”

    那胡女挣扎尖叫着。

    因为剧烈的挣扎,她的衣服都被拽开了,露出一对堪称巨大的木瓜来。

    “住手!”

    杨丰立刻威严地喝道。

    就在同时一个胡商也擦着头上的汗水颤巍巍跑出来,一看杨丰吓得直接趴在地上,迅速爬到了他马前说道“冠军侯恕罪,这些该死的不懂事挡了冠军侯的路,明日小人准备些礼物再登门谢罪!”

    “这是怎么回事?”

    杨丰指着那胡女说道。

    “这个,这是新到的波斯奴,一时没看住逃了出来。”

    那胡商堆着笑脸说。

    “带过来!”

    杨丰说道。

    那胡商赶紧一招手,两名恶奴拖着那胡女到了杨丰马前,那两个大木瓜随着他们的脚步不断晃动,晃得杨丰心神也跟着晃来晃去,话说这堪称他在这个时空看到的最大号,哪怕就是现代能有此规模的都不多见,再配上那充满异域风情的面容,细细的纤腰,还有两条大长腿,无不都是他的最爱啊!

    “冠军侯要喜欢就带走!”

    那胡商说道。

    那胡女颤抖着,楚楚可怜地看着她。

    “那我就不客气了。”

    杨丰满意地说。

    紧接着他一低头,抓住那胡女的腰带直接拎起来,然后放到了自己的前面,至于付钱什么,这个就没必要提了,哪个胡商敢收他钱,现在整个丝绸之路南北两道,所有胡商都得看他心情过日子,能有给他献女人的机会,这胡商指不定多开心呢!

    “去找阿紫报你的名!”

    杨丰紧接着说道。

    就在同时他催马要走,骤然间腹部一个东西狠狠了他一下。

    “呃,你这是干什么?”

    杨丰低下头愕然看着那胡女手中一把造型诡异的匕首。

    那胡女同样愕然地看着自己那在他腹部就像被铁甲阻挡住的匕首,然后难以置信地用力又向前推了一下,但那匕首依然诡异地推不动。

    就在这一刻,那胡商突然大吼一声,从袖子里迅速抽出一把短剑,几乎用尽全力地刺在了杨丰身上,而马前两名恶奴一左一右,同时拔出手中棍子上的伪装,两把锋利的短矛直刺杨丰胸前,三件武器无一落空,全都扎到了杨丰身上,然而三件武器却无一刺进他的身体,那胡女依然发疯一样尖叫着,用手中那把造型诡异的匕首一刻不停地在他身上扎着。

    “不知死活的东西!”

    杨丰突然冷笑一声,一把掐住她脖子举了起来。

    几乎就在同时他背后传来一声破空的呼啸,他下意识地转头,手中那胡女向后甩出,骤然间一支床弩射出的巨箭穿透了那胡女身体,然后带着鲜血飞出,但也被她带得偏离目标紧贴着杨丰胳膊掠过,在掠过瞬间被他一把抓在手中,顺势向前一递穿过那胡商腹部把他钉在地面上,那两名恶奴转身就要跑,杨丰却从马背上跃起落在他们前方,一手一个同时掐着脖子摔在地上。

    他面带冷笑着傲然而立,看着不远处的一处宅院。

    床弩的箭就是从那宅院的一座小楼中射出。

    紧接着杨丰纵身跃起,转眼间他就到了那小楼上,但还没等他落下两把斧头就同时从窗口飞出,准确地落在了他身上,结果毫无悬念地被他护体的能量弹飞,他一头撞进窗口,就在他落地瞬间,伴随着两声怒吼,两柄巨大的战斧从两旁同时落下,但也就在同一刻诡异地到了杨丰手中,他随手将其中一柄战斧抛出,正砍在那张床弩的弓弦上,弓弦断开,已经快要被绞到极限的弩臂骤然反弹,一名刺客被打得惨叫一声倒飞出去。

    而此时杨丰已经砍倒了最近的两名刺客。

    剩下还有两人被吓破胆,直接扭头就跑,但杨丰手中战斧横着甩过去,其中一个两腿齐膝而断,惨叫着摔倒在地,最后一个顾不上走楼梯纵身跳了下去。

    “哪儿跑!”
蒙面奸魔事件簿无弹窗


    杨丰冷笑一声抓起那床弩上的巨箭当投枪扔过去,瞬间又把他钉在了地上。

    就在此时外面一片人喊马嘶。

    他立刻向外望去,一队金吾卫的士兵已经赶到,带队的军官紧接着冲进了这座院子,一看他身上千疮百孔的紫袍,再看他年龄,哪怕不认识也知道这是谁了,那军官吓得躬身赶紧行礼。

    “不必多礼,几个大食刺客而已!”

    杨丰摆了摆手说。

    “冠军侯真是神勇无敌啊!”

    那军官看着小楼上的死尸感叹道。

    当然,剩下洗地的事情杨丰就不管了,这些刺客是大食人,冠军侯杀了他们那么多人,大食人派几个刺客刺杀也很正常,至于大食刺客是从哪儿搞到的唐军制式床弩,又是如何把这种大杀器运进长安城的,这个,这个就只能慢慢查了,这种小事对于战场上出生入死的冠军侯来说根本不值一提,跟金吾卫交待了一下之后,紧接着就骑上马在两旁敬畏的目光中扬长而去。

    别说是他了,就连他的亲人朋友们都没把这当回事。

    比如说他的远房姑姑。

    “你个小冤家,轻!”

    虢国夫人趴在大浴桶的边上,妖媚地报怨着。

    紧接着她在鼻子里发出一声舒畅的哼哼,用力向前挺了一下身子,在她背后杨丰拎着一个马尾巴做的小拂尘,猛然在她背上抽了一下,同时狠狠向前一下,撞得那巨大木桶都摇晃了一下,里面撒满花瓣的温水剧烈激荡水花飞溅,而在木桶周围八名早已经习惯了的侍女低着头,手捧着各种用具一动不动站立着。

    “不玩了,一意思都没有!”

    杨丰突然把拂尘一扔,意兴阑珊地说着拔出他武器,那些侍女赶紧上前给他披上衣服,扶着他从大桶里走出来,在旁边特制的躺椅上坐下,在初秋季节的夕阳下晒枪。

    呃,他们其实在花园里。

    “怎么了,要不晚上我再约几个一起玩的?”

    虢国夫人赶紧出来,跪在他身旁就像伺候小祖宗一样,趴在扶手上小心翼翼地说道。

    “没意思!”

    杨丰忧郁地看着天空说。

    “那我再去买几个新人?”

    虢国夫人说道。

    “你觉得我对小女孩有兴趣吗?”

    杨丰不满地说。

    “可这时候十七八以上的新人很不好找啊,府中我倒是买了几个,就是还得长两年才可你的心意,你说你也是,人家都喜欢年少的,你却非要那些十八以上年纪大的,知不知道外面都有人笑话你呢!”

    虢国夫人报怨道。

    “我若喜欢年少的还在你这儿吗?”

    杨丰脸一沉说道。

    “好了,小冤家,是姑姑不对!”

    虢国夫人赶紧陪着笑脸说道。

    她被杨丰降伏得都快病态了,对杨丰那真是无微不至,就连虢国夫人府的钱财都按照杨丰要求运到了成都杨丰的庄园,而且每天都弄几个闺蜜在这里满足他要求,甚至专门买了一堆年轻婢女养在府中,给杨丰不时增添新鲜感,毕竟这个小祖宗的生活品质很高,一般玩法很难让他感觉到太多乐趣。

    “别生气了,那安禄山也没多少好日子,圣人已经下旨,征安思顺入朝为户部尚书,由郭子仪担任留后,圣人只要有了这心思,那安家灭门也就是早晚的事情了。”

    她柔声说道。

    这刺客当然不可能是大食人的。

    这一别说杨丰,就是以她的头脑也能猜出来,大食人可没能力搞一具床弩还送进长安城里,那么剩下唯一对杨丰恨不能杀之而快的只有安禄山,而安禄山也有这能力,只是她不知道的是,这也是安禄山的最后挣扎,安禄山当然不会不知道长安城里那些谣言,妖异之类事情目标是谁,李隆基征安思顺入朝针对的是谁他同样也很清楚,他就是用刺杀杨丰来警告杨国忠或者说李隆基。

    别把他逼急了。

    把他逼急了他也不会坐以待毙的。

    当然,如果能杀了杨丰那无疑是最好不过,他要造反的话,杨丰可是最大的障碍。

    “哼,鱼死网破,谁怕谁啊!”

    杨丰冷笑道。

    “好了,赶紧穿上衣服,吃完饭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紧接着他拍了拍虢国夫人的股说道。

    ▲手ٳЋ载看Ѧޕ器࿰ݧVف关॒ࢽ࿱Ѧظٽ或直ص访•官方网ߙsz.▲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